中国大案纪实-陕西省汉阴县“7·16”特大杀人案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onitordepotusa.com/,赫格尔

2006年10月20日下午2点30分,陕西省安康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震惊全国的汉阴县“7·16”特大杀人案公开开庭审理。18时,法庭宣布,以故意杀人罪、抢劫罪对被告人邱兴华数罪并罚,一审判处被告人邱兴华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五千元。宣判后,被告人邱兴华当庭明确表示将提起上诉。

法院审理查明,2006年7月14日晚,被告人邱兴华持斧头、弯刀将陕西省汉阴县铁瓦殿内工作人员和香客等十人杀死,作案后被告人邱兴华烧殿潜逃,于7月30日在湖北省随州市武安铁路复线施工工地一临时工棚内,持铁铲将工人周建平划伤,抢走一黑色背包,因包内无钱,邱兴华将包扔在路边一棉花地里。

7月31日,被告人邱兴华又逃至随州市万福店农场魏岗村村民魏义凯家,以做干鱼生意为由骗得魏家信任后,在当晚十时许持斧头、弯刀将魏义凯一家三口砍伤,抢得现金1302元。魏义凯被送往医院后经抢救无效死亡,魏之妻徐开秀、魏之女魏金梅的伤情经法医鉴定为重伤。

安康中院审理后认为,被告人邱兴华仅因为擅自移动汉阴县铁瓦殿内的石碑遭到殿内管理人员拒绝后心怀不满,后又无端怀疑道观主持熊万成有调戏其妻的行为,竟持凶器将殿内的管理人员和前来殿内上香还愿的无辜香客共计十人残忍杀死。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被告人邱兴华杀人后又烧殿潜逃。在潜逃期间,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暴力手段劫取他人财物未果后,又入户劫取他人财物,致一人死亡,二人重伤,其行为又构成抢劫罪。被告人邱兴华作案手段十分凶残,情节特别恶劣,罪行极其严重,应当依法从严惩处,且数罪并罚。同时,针对被告人邱兴华所作的供述,从被告人作案情节到现场的处理等一系列环节来看,足以证明被告人邱兴华是在正常意志的支配下实施了整个犯罪行为,反映出其作案过程的目的性和凶残性。安康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邱兴华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

据此,安康中法院依法判决邱兴华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抢劫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五千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五千元。

陕西省安康市汉阴县7月16日发生一起10人遇害的特大杀人案件。公安部和陕西省公安厅日前发出A级通缉令,悬赏5万,后增至10万缉捕在逃的犯罪嫌疑人邱兴华。

7月16日案发:担任道观住持熊万成双眼被割,心、肺被掏出,且被下锅炒熟,切成片放在盘中,其余9名死者尸身完整。现场未发现凶器,墙上留有血写的“该杀”等字眼。

8月2日围捕:一名上山打猪草的村民发现邱兴华,200多名警察分布在山上,展开围捕,发现了疑犯数处藏身地点,并找到一些遗弃的衣物和随身物品。

8月5日喊话:邱兴华的女儿手拿话筒,嗓音颤抖着向山上喊道:“爸爸,我和妈妈还有弟弟来找你了,你已经被包围了,你快出来吧,我们还想见你一面,爸爸……”

8月10日赏金提高:疑犯邱兴华的缉拿悬赏金已提高到10万元,15岁少年手持砍刀为警方带路。安康警方集中200多名警力,在200多名当地干部群众的配合下,连续对疑犯搜捕。数名警察受伤。

8月14日暗哨:警方改变策略,将明哨变为暗哨。警方称,包围圈慢慢缩小,邱兴华可能袭警。有警察推测,邱兴华似乎对铁瓦殿里人员所作所为不满,进而产生“替天行道”之意连杀10人。

8月19日归案:8时20分许,邱兴华返回其在汉中租住的房子敲门时被四名民警当场制服抓获归案。

陕西省安康市汉阴县7月16日发生一起10人遇害的特大杀人案件,公安部和陕西省公安厅发出A级通缉令,缉捕在逃的犯罪嫌疑人邱兴华。8月2日下午,藏身深山密林的邱兴华,被当地一名上山打猪草的村民发现。安康警方当即调集200余名警力,在当地政府及村民的配合下展开围山搜捕。目前搜捕工作已经进入第四天,包围圈已经缩至20平方公里左右的两个乡镇,采取的搜捕工作已经变为各路设立关卡,山上有小分队搜捕,所有有水,地边有食物的地方都有群众干部把守,并把他妻子、女儿、儿子接到山上对他喊话。

公安部承诺对发现邱兴华线索的举报人、缉捕有功的单位或个人奖励人民币50000元。

陕西汉阴特大杀人案嫌犯邱兴华,2日、5日连续两次被发现行踪,警察经过搜查未有更多收获。目前,邱兴华的杀人动机尚未有定论,但基本可以排除抢劫杀人的说法。

8月5日,距铁瓦殿步行4小时距离的五爱村支书兼村委会主任廖德生家跑来两名四川人。他们在六七公里外的山中搭了一个棚子,以割树漆为生。头天他们下山未归,当天早上他们回到棚子里,发现锅里烧着米饭,桌上饭碗里尚有一团热饭。他们意识到可能是邱兴华所为,且刚刚离开,因此跑到村中报警。廖德生给当地派出所打电话,警察随后赶至上山搜查未果。

此前,邱兴华已经被发现数次潜入老家山村寻找食物,其中在8月2日,同村一名打猪草的农妇发现他后选择了报警。据称,合围中警方发现有邱的匿身场所和他遗弃的一些随身物品。

廖德生是铁瓦殿民主管理委员会的7名成员之一。“7个就死了6个。”他悲戚地说。

案发前一天,廖德生陪同县里几名官员前去铁瓦殿,共同商讨旅游开发计划。第二天官员离开后,廖德生本想在道观里再呆一天,但随后他爱人数次打手机催他下山办理家里的事情。下午5点半他独自下山,这天恰逢庙会,山下的汉阴县漩涡镇来了4名香客,其中有一名12岁男孩。

傍晚7点许,廖德生与邱兴华在狭窄的山路上相遇,廖德生停下与他搭讪,邱一边说话一边闷头上行。当天晚上约10时,廖德生在家中看到铁瓦殿附近有山林大火。次日上午,村民上山把火扑灭后,去道观喝水,惊见惨案现场。

邱兴华涉嫌杀人的动机,在当地有多种热议。他的妻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他们在铁瓦殿祭祀中多次与管理方发生冲突。但廖德生没有对此表态。

一名权威人士透露,10名死者中,担任道观住持的熊万成双眼被割,心、肺被掏出,且被下锅炒熟,切成片放在盘中,其余死者则尸身完整。现场没有发现行凶武器,墙上则留有血写的“该杀”等极度仇恨字眼。一名死者身上的1000多元现金和捐款箱都没有动,这似乎可以排除嫌犯抢劫杀人的说法。

本报讯公安部7月26日发出A级通缉令,悬赏5万缉拿涉嫌在陕西汉阴县制造杀死10人凶案的陕西籍男子邱兴华。

公安部官方网站的A级通缉令显示,2006年7月16日,陕西省汉阴县平梁镇发生一起特大杀人案,杀死10人。

通缉令介绍的邱兴华的个人资料如下,邱兴华,男,出生于1959年1月1日,身高:165cm,陕西口音,身份证号:615,体型较瘦,浓眉,黑肤,右眉处有1厘米左右不明显疤痕,具有修理柴油机和刻字技能。

公安部对发现线索的举报人、缉捕有功的单位或个人,将给予人民币50000元奖励。

7月16日,陕西汉阴县发生了震惊全国的杀人案件。汉阴县铁瓦店道观中有10人被杀死,场面十分惊人。10名死者中4人为观中道士,其余6人是前去上香的信徒。10人均被斧头砍伤致死,有的死者还被残忍地挖掉双眼和心脏,现场十分血腥。附近一放牛娃去观中借水时发现死者,并报案。经查明,邱兴华有重大作案嫌疑,现该人潜逃。

汉阴“7·16”特大杀人案案发后,警方锁定了犯罪嫌疑人邱兴华,并组织警力全力投入缉捕。8月2日下午,潜回原籍深山密林中的邱兴华,被一名上山打猪草的村民发现。安康警方当即调集200余名警力,在当地村民的配合下展开围山搜捕……

本报曾报道的汉阴“7·16”杀死10人的特大杀人案侦破工作有了进展,8月2日,藏身原籍石泉县后柳镇深山密林中的疑犯邱兴华,被一名上山打猪草的村民发现。

安康警方迅速调集200余名警力,在当地政府及村民的配合下展开围山搜捕,目前已发现疑犯数处藏身地点和一些遗弃的随身物品。

发现邱兴华踪迹的是石泉县后柳镇一村民。8月2日下午6时左右,该村民到自家屋后的山上打猪草,在一处山坡上,她发现了一片芭蕉树,并用镰刀捋芭蕉叶子往背篓里装。她不知不觉走到一块大石头下,突然,有人用石头砸了她一下,她回身一看,发现一个人藏在芭蕉树后。这人上身穿着一件黑色短袖,脚上穿草鞋。她仔细看了一下,发现此人就是邱兴华。

据该村民介绍,她看到邱兴华后很害怕,因为村里人都知道邱兴华出事了,警察正在找他。

当时邱兴华说自己肚子饿了,问她有没有吃的。她说身上没带,不过可以下山到家里去吃。邱说不敢去,山下有警察。随后,邱起身离去,并威胁她不要给任何人说见到过他。据该村民的丈夫说,妻子回到家里时很慌张,说自己看到邱兴华了。因为两家很熟悉,应该不会认错。随后,夫妻俩向警方报了案。

接到报警后,为了证实线索的可靠性,守候在山上的民警立即带领报案村民夫妇赶赴疑犯藏身的山坡,并发动当地一些村民沿山坡进行搜索,但邱兴华已销声匿迹。

据当地村民介绍,邱兴华隐藏在老家的山上并非传言。案发后,多名村民曾在山上看到过邱兴华。7月20日,家住大鞍沟的一村民挑水回家时,发现邱兴华在她家里。该村民说,邱兴华笑嘻嘻地问她,能不能给他找几件衣服,并从口袋里掏出一叠100元那种红色的票子说用钱买。

村民说,邱兴华从小生活在这里,对山里的地形非常熟悉,何况这里山太大了,树高草密,藏个人很难被发现。

8月3日一大早,记者看到石泉县两河派出所只有一名民警在值班,其他人都到山上抓疑犯去了。据悉,8月2日晚接到石泉警方报告后,安康市公安局立即调集汉阴、石泉两县警力,并从市武警支队调集数十名武警战士,连夜赶到疑犯现身的山上进行搜索。然而,警方围山的难度非常大。疑犯现身的小鞍沟,紧连着大鞍沟和邱兴华的老家管子沟。而这些山沟与山高林茂的凤凰山相接,200多名警力分布在山上,根本显不出来。

上山采访途中,记者经过的一些路口均有民警把守,一些重要交通要道和汉江渡口,也都有荷枪实弹的武警巡查。据在山上协助搜查的一名后柳镇干部介绍,为了尽快抓捕疑犯,石泉县发动当地村镇干部,将附近数百名村民组织起来,分成若干小组配合警方上山搜索。

截至昨日下午,疑犯邱兴华仍没有消息。据警方透露,围捕数天来,警方在山上已经发现了疑犯数处藏身地点,并找到了一些遗弃的衣物和随身物品。

目前,在山上指挥协调并参与围捕的安康市公安局主要领导已就围捕事宜不断调整方案,通过设卡、搜捕相互配合的方式,正逐步缩小围捕范围。

另据了解,汉阴县“7·16”特大杀人案发生后,引起省委、省政府和公安部领导的高度重视,省委副书记、代省长等省上领导作出重要批示,要求加快侦破,严惩凶手。公安部对犯罪嫌疑人邱兴华发出A级通缉令,悬赏5万元缉拿。省公安厅厅长王锐迅速率领刑侦技术人员会同公安部专家组赶赴汉阴指导侦破工作。

据邱的妻妹说,邱兴华第一次回来是7月9日深夜,说自己3个娃没钱上学,回来找钱;第二次是7月16日深夜,说自己借了钱后就回佛坪的家去,次日天不亮就走了。

据当时接触过邱兴华的村民说,邱和人说话恍惚,坐立不安,感觉有些“不正常”。后来警察来村里调查,大家才知道邱兴华出了事,谁也想不到他会做那么残忍的事!

老家在石泉县的邱兴华,为何要到佛坪县一个小山村里租住8年?村民说,邱兴华初中毕业后就赋闲,但他“根本就不想种地”,在家的时候很少,常年在外靠修理柴油机混饭吃。因为盗窃等原因,邱兴华曾3次被公安机关予以拘留,名声很不好。

一村民说,邱兴华结婚后日子一直过得紧巴巴的。因为他好逸恶劳,经常借钱不还并欠下了几万元的债,村里没有人理他,也没有人愿意帮他。这些因素最终促使邱兴华一家离开了老家。

另悉,在“7·16”特大杀人案中遇害的10人中4名身份不明的人,经安康警方进一步查证,均为汉阴县漩涡镇人。

疑犯邱兴华为何要洗劫荒山孤院?汉阴“7·16”特大凶杀案发生后,案发原因在当地群众中引发种种猜测。据邱兴华的妻子何某证实:邱曾在案发前两次上山,其间与铁瓦殿的管理人员多次发生言语冲突,产生了一些矛盾。这些会不会是导致凶案发生的原因?

邱兴华一家目前租住在佛坪县大河坝乡五四村附近山上的一村民家。8月3日,记者经过辗转寻找,最终在当地村民的引领下找到了邱家。邱的妻子何某及3个儿女都守在家里等候邱的消息。

何某说,4月下旬,邱兴华回家说自己承包了高速公路工地一些挖土方的工程,让她一起去干活。但此后一个多月,夫妻俩在工地上并没有挣到钱,大部分时间在“吵架”。何某说他们从老家搬出后,日子就过得紧巴巴的,家里人吃不饱,孩子上学的课本费也交不起。最近一年多来,邱兴华的脾气变得很暴躁,回到家里经常打骂她。

打工期间,邱兴华夫妇到石泉县城散心,碰到一个头发、胡子花白的老头。老头说出邱兴华的心事并为他算卦,让邱到凤凰山上,找到两块刻有姓邱祖先的石碑,多烧些香火就好。邱兴华生活多遇磨难,颇不顺心的境况被言中。事后,邱兴华再次专程到石泉县城,想寻白发老头再次问卦,但最终未果。

6月14日,邱兴华夫妇登上位于汉阴县凤凰山上的铁瓦殿,果然找到了两块刻有姓邱人名的石碑;6月26日,夫妇俩再次上山“祭祖”,并一直在山上住了7天。在此期间,二人多次与铁瓦殿管理人员发生言语冲突,其中,最激烈的一次与两块石碑有关。两块刻有邱姓人名的石碑一直放置在山顶露天处。邱兴华找到石碑后,为了让祖先的石碑免遭风吹雨淋,就擅自将石碑挪到屋檐下。挪碑一事,引起山上管理人员的极为不满,双方大吵了一阵后,邱兴华最终将石碑又搬回露天处。此外,在山上吃饭、住宿方面,因邱兴华不守规矩,也多次遭管理人员训斥。

直到7月18日,家人才知道邱兴华涉案的消息。那天,汉阴县平梁派出所的民警来到家里,调查邱兴华的去向。这时,妻儿才知道邱兴华与一起特大杀人案有关。

“我当时很害怕,好像天塌下来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得知丈夫涉嫌凶案半个月来,何的情绪已经逐渐平静下来。她说:“我现在也不知道(凶案)是怎么个事情?”在昏暗的房间里,坐在床边上的邱妻拨弄着自己的衣襟,话很少。

无疑,何某对丈夫涉嫌杀人一事仍不大相信。对此,邱兴华的大女儿晓霞(化名)与母亲的心事一样。晓霞说:“我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想让警察尽快把我爸爸找到,问清那个事情到底是不是他做的?”

邱兴华有3个儿女,大女儿晓霞和妹妹上初中二年级,年龄最小的儿子也是初一学生。一脸忧郁的晓霞低声说:“爸爸出事后,每当我从路上走过,看见的人就在背后相互议论,说我是杀人犯的女儿。如果他(父亲邱兴华)确实出了事,我们所有的梦想都会落空。”

汉阴县“7·16”特大杀人案案发后,警方锁定了犯罪嫌疑人邱兴华,并组织警力全力投入缉捕。8月2日下午,藏身深山密林的邱兴华,被当地一名上山打猪草的村民发现。安康警方当即调集200余名警力,在当地政府及村民的配合下展开围山搜捕……

疑犯藏身石泉深山8月2日,本报曾报道的陕西汉阴“7·16”杀死10人的特大杀人案侦破工作有了进展,藏身石泉县后柳镇深山密林中的疑犯邱兴华,被当地一名上山打猪草的村民发现。

安康警方迅速反应,当即调集200余名警力,在当地政府及村民的配合下展开围山搜捕,目前已发现疑犯数处藏身地点和一些遗弃的随身物品。

发现邱兴华踪迹的是石泉县后柳镇一村民。8月2日下午6时左右,该村民到自家屋后的山上打猪草,在一处山坡上,她发现了一片芭蕉树,并用镰刀捋芭蕉叶子往背篓里装。她不知不觉走到一块大石头下,突然,有人用石头砸了她一下,她回身一看,发现一个人藏在芭蕉树后。这人上身穿着一件黑色短袖,脚上穿草鞋。她仔细看了一下,发现此人就是邱兴华。

当时邱兴华说自己肚子饿了,问她有没有吃的。她说身上没带,不过可以下山到家里去吃。邱说不敢去,山下有警察。随后,邱起身离去,并威胁她不要给任何人说见到他。

向警方报案的是该村民的丈夫。据其说,妻子回到家里时很慌张,说自己看到邱兴华了。因为妻子的娘家与邱兴华老家不远,两个人彼此很熟悉,应该不会认错。他一再询问妻子后,最终向案发后一直守在不远处邻居家的民警报了案。

8月3日一大早,石泉县两河派出所内已经看不到民警的身影,附近居民说,派出所的人都到山上抓人去了。据悉,8月2日晚接到石泉警方报告后,安康市公安局立即调集汉阴、石泉两县警力,并从市武警支队调集数十名武警战士,连夜赶到疑犯现身的山上进行搜索。

然而,警方围山的难度非常大。疑犯现身的小鞍沟,紧连着大鞍沟和邱兴华的老家管子沟。而这些山沟,与山高林茂的凤凰山相接,200多名警力分布在山上,根本显不出来。

上山采访途中,记者经过的一些路口,均有民警把守,一些重要交通要道和汉江渡口,也都有荷枪实弹的武警巡查。目前,在山上指挥协调并参与围捕的安康市公安局主要领导,已就围捕事宜不断调整方案,在凤凰山周围的山头及各处路口设立明卡暗哨,通过设卡、搜捕相互配合的方式,正逐步缩小围捕范围。

“爸爸,我是梅梅。你出来吧,我们好想再见你一次……爸爸……你快出来吧……”6日,汉阴“7·16”特大杀人案犯罪嫌疑人邱兴华的儿女,在安康警方的陪护下爬上一道道山梁,试图用他们的深情感化藏在深山的父亲早日归案。

为了配合围山搜捕,警方通过给疑犯的家属做思想工作,征得他们同意后,警方于8月5日将邱兴华的妻子和两个儿女,从佛坪县接到石泉县后柳镇。围捕指挥部每天派3名民警,2名武警护送疑犯家属上山,在疑犯可能出没或藏身的地方用扩音器喊话,试图用亲情感化疑犯。

疑犯邱兴华为何要洗劫荒山孤院?汉阴“7·16”特大凶杀案发生后,案发原因在当地群众中引发种种猜测。据邱兴华的妻子何某证实:邱曾在案发前两次上山,期间与铁瓦殿的管理人员多次发生言语冲突,产生了一些矛盾。这些会不会是导致凶案发生的原因?

邱兴华一家,目前租住在佛坪县大河坝乡五四村附近山上的一村民家。8月3日,记者经过辗转寻找,最终在当地村民的引领下找到了邱家。

邱妻说,4月下旬,邱兴华回家说自己承包了高速公路工地一些挖土方的工程,让妻子一起去干活。但此后一个多月,夫妻俩在工地上并没有挣到钱,大部分时间在“吵架”。何某说,在工地上,他说自己头疼要去买药,但一去几天就没了人影。活没人干,误了时间又要扣钱,夫妻两人都有气,相互指责。

邱妻说,他们从老家搬出后,日子就过得紧巴巴的,家里人吃不饱,孩子上学的课本费也交不起。最近一年多来,邱兴华的脾气变得很暴躁。

打工期间,邱兴华夫妇到石泉县城散心,碰到一个头发、胡子花白的老头。老头说出邱兴华的心事并为他算挂,让邱到凤凰山上,找到两块刻有姓邱祖先的石碑,多烧些香火就好。邱兴华生活多遇磨难,颇不顺心的境况被言中。事后,邱兴华再次专程到石泉县城,想寻白发老头再次问卦,但最终未果。

6月14日,邱兴华夫妇登上凤凰山铁瓦殿,果然找到了两块刻有姓邱人名的石碑;6月26日,夫妇俩再次上山祭祖,并一直在山上住了7天。在此期间,二人多次与铁瓦殿管理人员发生言语冲突,其中,最激烈的一次与两块石碑有关。两块刻有邱姓人名的石碑,一直放置在山顶露天处。邱兴华找到石碑后,为了让祖先的石碑免遭风吹雨淋,就擅自将石碑挪到屋檐下。挪碑一事,引起山上管理人员的极为不满,双方大吵了一阵后,邱兴华最终将石碑又搬回露天处。此外,在山上吃饭、住宿方面,因邱兴华不守规矩,也多次遭管理人员训斥。

自8月2日以来,安康警方围山搜捕已经持续了8个昼夜。在近日搜捕中,多名民警因伤已经被送下山进行治疗。据汉阴县公安局一负责人介绍,搜山的民警非常辛苦。仅在昨日,搜捕队员中就有三名民警因为呕吐不止、身上长疮等原因不得不下山治疗。此外,个别民警在搜山时摔伤,或被蛇咬伤,也被紧急护送下山治疗。

据搜捕警方介绍,在山上为警方当向导,协助警方搜捕的当地群众达200多人。其中,相当一部分是自告奋勇。家住江边的向导老阮说,警察一天抓不住邱兴华,村里人的心里就一天不踏实。

一听说是警察抓捕疑犯邱兴华的,中国杀人案石泉县一名15岁的少年怀揣着通缉令,拿了一把砍刀就来到哨卡自告奋勇当向导。山上没有水,没有食物,他就主动帮忙用背篓背上山。昨日,在山顶哨卡的安康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副支队长周长江说,正是当地老百姓的热情帮助,坚定了我们擒凶归案的信心!

位于石泉县池河镇合一村的山头二垭子,是当地老百姓出入深山的一条必经之路。搜捕疑犯邱兴华的安康警方在此布有重兵把守。8月10日中午时分,记者采访路经此地时,二垭子卡点的负责人、安康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副支队长周长江特地从树林中,把一个少年叫了出来。

周长江指着这个腼腆的少年说,这就是我们的小向导,也是一个好向导,是学校放假自愿来帮助我们的。据警方介绍,这个少年名叫刘主保,今年15岁。刘主保是池河中学的初一学生,家住合一村9组,就在离卡点不远的山上。

刘主保来警方的卡点当向导,已经三四天了。每天早上,他就早早来到卡点,和警员们一起对附近的山林进行搜索。民警说,他话不多,但人很实在。山上哪里有山洞,哪里的树后能藏人,什么地方有水喝,有野果子吃,他心里都一清二楚,并且在搜索的时候给队员们介绍。刘主保不仅每次搜索时当向导,回到卡点后还帮民警从附近村民家烧热水,帮着给手机充电。

与民警一起坐在草地上的刘主保说,村里的人都知道邱兴华是个杀人(嫌疑)犯,一次杀了好多人,大家都有些害怕。前些天村里干部张贴通缉令时,他特意要来一张。就是为了出门时带在身上,一看到邱兴华,就能认出他来。刘主保说,带一把砍刀在身上,是为了保护自己!熟悉的民警开玩笑说,他带着通缉令,拿着刀,是要抓邱兴华,也能挣五万块钱啊!刘主保红着脸笑了笑,没有说话,只低着头用砍刀一个劲削树枝。

截至目前,在山上参与抓捕的各个搜捕队伍,仍没有疑犯邱兴华的确切消息。邱兴华究竟是死是活,是不是还在被警方包围的山中,仍是未知数。但据警方推测,邱兴华不可能自杀。

据介绍,安康警方集中200多名警力,在200多名当地干部群众的配合下,连续8天对疑犯邱兴华可能出现的石泉县后柳镇、长阳乡以及池河镇的深山林地进行了大面积的搜捕。但到目前为止,搜捕队员仍没有邱兴华的确切消息。对此,当地一些群众认为,邱兴华会不会已经跑出了包围圈。如果没跑出去,这么多天没有吃喝,睡不好觉,邱兴华有可能已经死在山里了。此外,也有群众认为,邱兴华知道这么多警察搜山抓他,会不会知道自己罪孽深重,在山里已经自杀身亡?

一位警方负责人认为,自杀的可能性很小,从邱兴华作案的整个过程来看,其心态很从容,心理素质很高,几乎不会有可能自杀。如果死亡,那么很大程度是由于长时间得不到食物和水,肌体无法正常运转,身体虚弱摔下山沟而亡,或遇野兽而亡。

对邱兴华目前是死是活,一些参与搜捕的民警表示“不好说”,也许疑犯已经死掉,但警方也要找到尸体才能证实。对这一问题,警方有关负责人表示,邱兴华死在山中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在近日的封山搜捕中,警方虽然没有抓获疑犯,但搜索队员还是在一些可疑地点,陆陆续续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这些情况,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了邱兴华最近还在山上活动,只不过他在暗处,与警方“兜圈子”。

警方表示,在被抓获以前,邱兴华逃出包围圈的可能性很小,邱兴华自杀的可能性不大。因为从邱本人的性格分析,结合目前搜捕中的一些迹象来看,邱的求生欲望很强,不会轻易放弃逃命的机会,当然也不会轻易放弃生命。

汉阴特大杀人案疑犯邱兴华自作案后一直潜逃,公安部A级通缉令悬赏5万元缉凶。昨日上午,记者从位于石泉县的搜捕指挥中心获悉,疑犯邱兴华的缉拿悬赏金已提高到10万元。

今年47岁的疑犯邱兴华,7月16日在汉阴铁瓦殿残杀10条人命后畏罪潜逃,8月2日出现在石泉县后柳镇一心村附近。根据群众举报,安康警方当晚就封锁了该地区,开展大规模搜捕。经过500军、警、民连续8昼夜的搜捕,疑犯仍不见踪迹,为此搜捕指挥中心3次调整搜捕方案。为鼓励各界群众和参战军民与犯罪分子搏斗积极性,昨日上午,搜捕指挥中心毅然做出决定:活捉疑犯邱兴华者奖励10万元,提供有效信息帮助警方缉拿到疑犯者奖励5万元。

据了解,疑犯邱兴华是土生土长的山里人,对这里的地形地貌非常熟悉,这里的数十个山头植被茂密沟壑纵横,几条警犬都跑“拉稀”了还是不行。邱兴华本人从不用任何现代化的东西,警方好多现代化的技侦手段对此也无能为力,只能用传统办法,一点一点搜索,控制水源和食物来源,用耐力和心理在和疑犯较量。

案件提示:7月15日,陕西汉阴县10名群众被杀,公安部7月26日发出A级通缉令,8月2日,潜回深山密林的邱兴华被村民发现,警方当即调集警力围山搜捕。到12日,疑犯仍未抓到。有警察推测,邱兴华似乎对铁瓦殿里人员所作所为不满,进而产生“替天行道”之意。

记者亲临陕西特大杀人案作案现场,有警察推测嫌犯对铁瓦殿里人员所作所为不满

8月10日下午,经过4个半小时的跋涉,记者随一名挑运食品的山民来到秦岭支脉凤凰山最高处——海拔2128米的铁瓦殿,这里是震惊全国的陕西安康市汉阴县“7·16”特大杀人案现场。

从目前记者了解的信息来看,嫌犯邱兴华很有可能去铁瓦殿祭拜时,与道观里的人发生冲突,进而致使他愤而杀人,但究竟发生何种冲突,只有邱兴华才能解释。不过,邱兴华并没有搜去被害的4位香客身上的1400多元现金和手机,也没有动道观里的功德箱。有警察推测,邱兴华似乎对铁瓦殿里人员所作所为不满,进而产生“替天行道”之意。

陕西省安康市汉阴县铁瓦殿7月16日发生一起10人遇害的特大杀人案件,10名死者中,担任道观住持的熊万成双眼被割,心、肺被掏出,且被切成片下锅炒熟,放在盘中,其余死者则尸身完整。现场没有发现行凶武器,墙上则留有血写的“该杀”等极度仇恨字眼。公安部7月26日发出A级通缉令,悬赏5万缉拿疑犯邱兴华。到11日,悬赏金涨至10万。目前,逃进深山的疑犯仍未抓到。

铁瓦殿是明朝时建的一所道观,因主殿上的屋瓦为生铁铸造而得名,从外面看,这里更像一个巨石围成的古城堡。

在民警带领下,记者首先走进道观住持熊万成的卧室,这里曾被发现有他和另外3人的尸身,紧邻的生火房正中桌上,曾有他的一块胸脯肉。再往里走是厨房,熊的心脏被挖出切成丝炒熟后放在橱柜的一个盘子里,里面还有他的一个眼珠,火坑里则有他的两块脚筋肉。最里边是两间被烧塌的房间,正是这场大火于夜间被山下村民看到,村民第二天上山才发现惨案发生。

进入主殿,一派阴森,伴着隐约的尸臭,嗜血的苍蝇和飞蚁到处乱飞。这里的两个房间分别发现有4具和2具尸体,或躺床上或倒床下。据搬过尸的一詹姓村民讲,10人身上都盖有红布和草席,除了熊万成穿一条内裤,另两人穿有上下内衣外,其余7人都是裸体。

从尸体上的刀砍力度、方法和凶残程度来看,警方倾向认为是邱兴华一人所为。但一人何以连杀10人?这10人是否中毒或酒醉情况下被杀?据悉法医并没有从这10人的胃里检出酒精或毒药成分,且测出死者死亡时间在凌晨1时至3时。有消息说,发现惨案的前一天,有县城几名学生前去铁瓦殿,但见大门紧闭只好返回。警方据此分析,邱兴华在7月14日上山当晚即趁众人酣睡之中挥刀杀人,第二天闭门不出,当晚还火烧道观,可见其十分镇定的心态。

在铁瓦殿供奉的真武祖师像前,警方曾发现一只死鸡,似用来祭祀,旁有一个纸盒,上用鸡血写两句话:“古先帝不违者杀圣不许将奸夫淫婆以……”,下落农历时间“○六年六月二十”,正是铁瓦殿着火的当天。而据笔迹分析,这话也正是邱兴华所写。

邱兴华的爱人证实说,邱打工不顺,依一白发老人所言,特前去铁瓦殿祭拜,把刻有邱姓的石碑搬进屋内,与道观方面发生冲突。双方究竟发生过何种不可调和的冲突,导致邱兴华最终连杀10人,其中有4人还是香客,个中原因只有邱兴华自己才能回答。

不过,另有村民告诉记者,铁瓦殿的“道士”其实都不是真正的道士,大部分都已成家,且有子女,家里有农田,平时要下山种田,其中住持熊万成还是他们村里的会计。有消息称,邱兴华带来的那只花皮狗已经在凤凰山另一侧发现,警方还找到了邱从道观里带走的一个背包,内有一部道观里的经书,还有死去香客的一个戒指。

案发后,警方封闭了铁瓦殿,直到8月5日,山下的平梁镇五爱村附近一个割漆工棚里疑现邱兴华踪迹,警察再次上山进殿,驻守至今。

铁瓦殿方圆十多公里均无人烟,但至少有5条小路通到山下村庄。驻守在此的民警说,随着包围圈的逐步缩小,走投无路的邱兴华有可能还会返回道观偷窃供奉水果和粮食,另外,已有10条人命在身的他也有可能狗急跳墙,趁机向民警反扑,因此民警们大意不得。而在山那边,更多民警和武警在当地群众带领下正继续合围,天热林密,多人受伤和生病。据悉,搜捕已进入第9天,目前已出动500余人力搜山,仅山北的汉阴县,全县160多民警中就出动130多人,县局各机构和各派出所仅有1至3人留守。(南方都市报)

本报讯(实习记者王涛)8月20日凌晨1时许,省公安厅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全省通报汉阴特大杀人案于8月19日20时许成功侦破,杀人犯邱兴华在佛坪落网。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安厅党委副书记、新闻发言人李乐天表示,该案件的侦破是各级公安机关的一次大胜利,也是公安部门对社会及死难者家属的一个交代。目前,该案件公安部门仍在进一步审理之中。

2006年7月16日,陕西省安康市汉阴县平梁镇铁瓦殿发生一起特大杀人案件。

该殿6名管理人员及4名香客被杀。案件发生后,各级公安机关非常重视,省公安厅厅长王锐率领刑侦技术人员会同公安部专家组立即赶赴现场组织开展侦破。经深入侦查调查,很快确定此案系邱兴华(男,47岁,石泉县后柳镇一心村二组农民,现居住汉中市佛坪县大河坝镇五四村三组)所为。公安部、省公安厅随即在全国、全省发出A级通缉令。同时组织大量警力在该邱可能藏匿的深山密林中开展搜捕。经省、市、县公安机关30余天的全力追捕,该邱已于2006年8月19日晚8时许落入法网。在案件侦破过程中各级政府及群众在财力和物力上给予了极大支持。

当晚8时20分许,该邱返回其在汉中市佛坪县大河坝镇五四村三组租住的房子敲门时被我专案组守候的熊汉斌、赵凡、李菲等四名民警当场制服抓获,并从其身上搜出匕首一把。经初步审查,该邱对其2006年7月15日凌晨在铁瓦殿杀死10人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陕西汉阴杀人狂邱兴华10月19日将在安康受审,当地电视台将现场直播审判过程。谈及自己的案子,邱兴华不愿从自身找原因,反而大谈社会对他种种“不公”,表示审判后将会上诉,败要败得心服口服,不当缩头乌龟。邱兴华涉嫌杀害11人,曾被公安部悬赏10万通缉。

自8月19日落网,“杀人恶魔”邱兴华一直被羁押在汉阴县看守所。罪大恶极的邱兴华,在看守所中的生活究竟怎样?近日,记者走进了看守所。

单从外貌上看,站在面前的邱兴华与被抓获之初判若两人,原本黑而瘦的脸,已经变白变胖,人也显得有了一些“精神”。他上身穿一件青蓝色的T恤,外套一件橘黄色的囚服,上面醒目地标有———“汉看50号”。

听到记者说自己胖了,邱兴华笑着一指饭盆说:“在这儿吃得好,有肉。他们(管教干部)对我也很好!”

邱兴华说,他在看守所里的生活很有规律。每天除定时吃饭睡觉外,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写“自传”。此外,平时也可看看书、读读报,如小说《野火春风斗古城》、《敌后武工队》等,报纸大都是一些过期的旧报。

邱兴华说“自传”目前写了十多张纸,已经写到了小学四年级。“自传”主要是写他自己一生的经历,和他在社会上的种种遭遇。

谈到他的案子时,邱兴华不愿从自身找原因,反而大谈社会对他的“不公”。邱兴华说:“在生活中,我多次受到伤害,但法律却保护不了我。这就好像我种的苞谷被牛吃了,我去找牛的主人找不到。一气之下,我把牛杀了,这时牛的主人却找到我,反让我赔牛,但我被吃的苞谷谁赔?”

管教干部说,邱兴华在看守所表现还不错,邱所住的是一间“过渡监室”,是目前看守所安全措施最好的,一名管教干部专门负责给他做思想工作,与邱兴华住在一起的还有其他五六名羁押人员。监室中的邱兴华,日常不戴手铐,但必须戴着脚镣。据说,邱兴华在监室很能谝,也好“吹牛”。

再次与邱兴华面对面时,他对自己所犯的罪行,除了表面上毫不在乎的“坦然”外,已经露出一丝悔意,但这份悔意,邱兴华仅仅是对他自己认为的11名遇害者中的无辜者。

邱:我现在也想过这件事情,当时我觉得社会对我不公,没有人保护我的一些权益。这是我杀人的原因之一。

邱:知道。我承认对不起他们。他们是无辜的,的确不应该。是我害得他们跟我一样,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邱:唉!是不应该。对那些上山的香客,我很后悔。我真诚地向他们的家里人说一声“对不起”。

邱:我想和安康市公安局局长秦康健,还有汉阴县公安局局长邱祖满合照一张像,给儿子留个纪念。

邱:因为他们在我被抓后,把我当人看,还自己掏钱送物,照顾我家人的生活,让孩子们上学,我很感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